第一次世界大战后,香港通货膨胀严重,租金与米价上涨,加剧了华人职工与港英当局的矛盾。在大陆反帝斗争和国民革命的影响下,香港的反帝罢工运动日益高涨。
  1920年4月,大批工人借回乡过清明节之机不返港上工,并以加薪为复工条件,最后以加薪32%的结果获胜复工。
  1921年9月,怡和与太古两大船务贝博ballbet发生劳资纠纷,由此引发了1922年1月开始的海员罢工,150艘船的货运受阴。1922年3月,形成各行业工人总同盟罢工,罢工人数达10余万人,纷纷离港返回广州。港英当局为阻止工人离港停开火车;港英军警向步行回广东的工人开枪扫射,造成“沙田惨案”以来工人运动的沉闷状态。
  1925年6月,工共产党人苏兆征、陈延年、邓中夏领导下,为声援“五三”反帝斗争,发动了省港大罢工。10多万香港工人返回广州。英帝制造“沙基惨案”后,利落罢工罢业迅速扩大,电报局职工、渡海小轮员工、洋行华员、洋人住宅仆人、蔬菜店店员、清道夫清洁工等相继加入罢工罢业行死。回广州工人多达25万。省港工人封锁香港和沙面,使香港一下子成了“臭港”、‘死港’。港府储备的1700万元用完,银行提兑成风,财政危机严重。港督司徒拔向英国政府呼救,要求拨款救济商业,以解燃眉之急;并借“公民大会”名义电请英国政府出兵,攻打广州,解救香港。但是,当时英国国内也在闹罢工,英国政府自顾不睱,拒绝出兵,只答应拨款300万英镑应急。同年9月,英国改变对抗态度,借商讨大计的名义调回港督司徒拔,以金文泰取代其职务。
  金文泰早在1899年(时年24岁)就被委派到港府工作。由于在港多年,精通中文,尤善粤语。他任港督后,对罢工委员会和广州方面采取和缓政策,派人谈判,并亲赴广州和解。港方表示,愿赔偿罢工工人部分损失,如恢复香港到广州的交通,停止抵制英货,则可接受罢工委员会若干条件。
  1926年国民革命军攻占武汉后,从革命全局考虑,罢工委员会主动宣布结束罢工,广州停止抵制英货,解除对香港的封锁,恢复省港交通贸易。
  省港工人团结反帝的伟大斗争,迫使港英当局与工人方面达成和解。在随后的几十年里,香港在前70年开发建设的基础上,利用欧洲工业衰退的空档,积极扩展远东市场,万入转口港的黄金时代。
  这一时期,香港建设加快了,从事了城门水塘工程的建设,提出了兴建启德机场的计划,新式摩天大厦不断出现,文教卫生事业发展迅速,九龙医院、玛丽医院先后建成启用。至30年代末,香港在不景气的世界经济中却获得奇异的发展,成为拥有100多万人口的名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