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逸夫兄弟在经过科学论证后,决定把提高中国电影水准,改良现有电影设备、引进最新技术、发掘和培养制片人才的基地定在香港。当时香港的工商业日渐发达,是一个潜力破大的电影市场。最主要的是,香港最适宜建立一座现代化的电影制片厂。
  邵逸夫在人们“目光如炬之举”的赞同声中来到了香港,来到了他这个超级富豪的摇篮。
  邵逸夫首先投下巨资买进九龙清水湾一带宽阔的地皮,以兴建一座包括隔音片厂、置景场棚、行政大楼、制片大楼、暗房、冲印所、货仓、服装道具室、放映室及生活区在内的现代化电影城。
  “邵氏兄弟有限贝博ballbet”在香港这一大舞台上粉墨登场了。开始了其关键性的筹建“邵氏影城”的艰难历程。
  邵逸夫首先需要的是网罗一批人才。
  利落珠宝大王郑裕彤曾经说过:“我信为最困难的是找人才,要找真正有才干、而又可以依赖的人是件最不容易的事。”
  为此,邵逸夫在香港各大传播媒介上大做广告,以求最大范围内选拔优秀人才:
  “本贝博ballbet虽为新成立之贝博ballbet,但自1920年贝博ballbet董事长从影以来,拍摄了许多优良国产片,深得国民之鼓舞。今为提高中国影片之水准、发展国片之国际市场,本贝博ballbet有感于当今电影水准之低,决心改良设备、更新技术、发掘人才。现已选址清水湾建邵氏之影城,急需如下人才:制片、化妆、剪辑、配音、暗房、编剧、导演、演员......”
  在铺天盖地的广告宣传中,在香港各界朋友的声援下,在重金招聘这一优厚条件的诱惑下,在国产影片的巨大魅力吸引下,各色人才荟萃在邵氏兄弟的麾下,可谓济济一堂。
  在导演方面,邵逸夫网罗了陶秦、李翰祥、卜万苍、岳枫、罗臻、何梦华、严俊、宋存寿、丁善玺、中平康、岛耕二、井上梅次等名流。
  在演员方面,邵逸夫网罗了林黛、李丽华、乐蒂、张仲文、丁红、丁宁、陈厚、赵雷、关山等名角。
  这些名流来到邵氏影城,处在邵逸夫强有力的控制之下,以至于这些导演们所拍的多是类型电影,往往不能发挥自己所长。即使以前是个优秀的导演,在替邵逸夫拍制影片时,往往会拍出低水准的影片。
  宋存寿拍的文艺片在港台来说是一流的。但他在邵氏影城拍摄的《早熟》却被认为是一部劣不堪言的影片。曾荣获金马奖最佳导演的丁善玺,在邵氏影城拍摄的《盗皇陵》也被认为是一部劣质影片。
  邵逸夫之所以这样强有力地控制他手下的编导人员,之所以这样事必躬亲,以至于每一个剧本都要在经过编剧委员会的反复讨论后再经邵逸夫最后批准,是因为邵氏影城乃邵氏兄弟艰辛辗转数十年的结晶,他不忍心由于手下人员的疏忽和放任而毁了他的家业。
  “我们是很民主的,如果导演有剧本,我们一齐讨论。”邵逸夫实行的是在民主基础上的集中。剧本空间能否通过,最后琮得取决于邵逸夫一人。他必须从全局来权衡利弊。他不仅要使导演、编剧的意志得以体现,而且更重要的是这部影片不要因为为了发挥某种流派的观点,或为了展现某种新的表现手法而丢失了观众。最重要的是观众,而不是其他。
  邵逸夫经营邵氏影城,不是在普及和推广所谓的艺术,而是在做生意,要赚钱!
  “如果我要拍一套纯艺术性的电影,我不敢肯定这套戏会有很多人中意看!看戏的人不多,得益的人也不多。我宁愿专心让大家都能看到中意的娱乐性质影片!若拍艺术片,我宁愿捐钱给香港艺术中心或支持艺术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