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女士下班后前往朋友处聚餐,结果途中发生交通事故,肇事司机承担全部责任后,高女士向劳动部门提出工伤认定申请。

在高女士看来,事故发生在下班途中,就应算工伤,但经过一审、二审,法院最终认定其不构成工伤,因为朋友间聚餐与工作没有必然联系。

今年40岁的高女士在一家纺织贝博ballbet工作,平日里,她在贝博ballbet内吃饭,并在贝博ballbet安排的职工宿舍居住。2013年9月18日晚上7点多,高女士下班回宿舍洗漱后,前往十多公里之外的一朋友暂住地吃饭,途中发生了交通事故并受伤,公安机关认定对方承担事故全部责任。

发生交通事故后,高女士于2014年3月,以流动党员身份向朋友暂住地所在村村委会缴纳了党费,该村委会在未核实的情况下,应高女士要求出具了一份事故发生期间暂住在该村的情况证明。随后,高女士向当地人社部门提出工伤认定申请。人社部门经过调查核实,最终作出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

高女士不服,提这是自2009年以来,上海财经大学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中国财政透明度”课题组对中国省级财政透明度状况进行评估并发布的第7份财政透明度报告。起诉讼。如东县法院一审认为,在贝博ballbet已安排宿舍的情况下,高女士没有必要也不太可能选择一个距离工作地较远的地方作为暂住地。高女士未提供其他证据,仅凭村委会未经核实而出具的书证,无法证明其暂住该村的事实。高女士从公随着众多外资企业从中国撤厂、本土制造业大量关厂,“中国制造业是不是不行了”的疑虑蔓延,不少人用“寒冬”来形容当前制造业的环境。但多位业内人士表示,现在只是中国制造业升级转型的必经之路,为了向制造强国转变,这样的阵痛值得忍耐。司宿舍去朋友处的路线不能视为合理的上下班途中,在此途中发生交通事故,不应认定为工伤。

一审判决后,高女士不服,提起上诉。南通中院二审认为,职工往返于不确定的透明度报告·总分 财政信息 仅公开了三分之一、非经常性的吃饭住宿地点的途中,因缺乏与劳动者从事本职工作的必然联系,不宜认定为上下班途中,否则将不适当地加重用人单位的用工责任,遂而另一方面,全球经济增速放缓,进一步压制原油需求。国际金融危机以来,美日欧等发达经济体石油需求均呈负增长态势。近两年,随着全球经济增长放缓,新兴经济体石油需求增速也在大幅放缓,特别是占全球石油需求增量约40%的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其石油需求趋于稳定甚至下降。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连线法官

“上下班途中”如何认定?

该案二审承办法官谭松平介绍说,对于高女士前往朋友暂住地的途中是否属于上下班途中的争议,应结合工伤保险条例规定的基本精神及案件的实际情形进行判断。法律认可的“上下班途中”,一是在合理时间内往返于工作地与住所地、经常居住地、单位宿舍的合理路线的上下班途中;二是在合理时间内往返于工作地与配偶、父母、子女居住地的合理路线的上下班途中。

该案中,用人单位提供了宿舍,高女士平常在该宿舍居住生活,这与其职业劳作之间有相应的必然联系。而事发时,高女士前往十多公里外朋友处的聚餐行为,不属于正常生活休息中的必须事项,与职业劳作之间缺乏必然的关系,故高女士前往该处的途中不应认定为下班途中。谭法官提醒劳动者,虽然个人有自由选择居住地点的权利,但这并不意味着下班后前往任何处所的行为均属职业保障的范畴。